十一

希望有一天能产出好吃的粮

刺客和她的姑娘

  [性转六七十三][百合向][邪教预警][ooc预警

  ×我流1367
  ×其实就是想写伍姑娘
  ×小学生文笔注意
  ×冷圈大旗我来扛

  早上七点时,梅花十三的生物钟就准时将她唤醒,不太的房间内满是空调的冷气,也许是温度开的太低了,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。七月的阳光从黑色窗帘的衣角照射进这间不大的小屋内,像一柄刺入黑暗的金色利剑。
  伍姑娘睡的很不安分,一只手搭在她的小腹上,一条腿搭到她的大腿上, 她的头发有些凌乱,卫衣的下摆露出了一截子白的刺眼的腰,被子被她弄的乱糟糟的,过于宽大的白色衬衫让她露出了半个肩膀。如果不是主人这种豪迈的睡姿,看起来也有几分“春光乍现”的意思。
  阳光照射在伍姑娘脸上,她脸上的绒毛被染成了淡淡的金色,她用手捂了脸,稍稍的嘟囔了几句什么,像是小孩子无意的撒娇一样,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满。
  梅花十三看了眼床头的闹钟,时间还很早,稍微纵容她一下,让她多睡会儿也不是不行。她小心的挪了伍姑娘的腿,走过去将窗帘拉上,房间内又回到了一片黑暗。
  她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些,又帮伍姑娘盖了被子,伍姑娘紧紧的抱住她的枕头,迷迷瞪瞪的看了她一眼又睡了过去。
  她打开房门,阳光强烈的有些刺眼,她眯了眯眼睛,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。
  早饭通常是由梅花十三准备的。梅花十三习惯于自己下厨,虽然她会做的早餐种类也不多,但是伍姑娘作为一个只会吃不会做的主儿,对这种东西也不好意思过于挑剔。
  事实上,就算只给她个馒头,她也会说好吃的。
  电饭煲里有昨夜熬好的小米粥,红色的数字一闪一闪的,显示正处于保温状态。从冰箱里取出两个鸡蛋,看着空荡荡的冰箱,她将两个鸡蛋的蛋壳磕破,将蛋清与蛋黄倒入碗里,一边分心的想着今晚要不要去采购。
  金黄的蛋液倒入心形的容器中,被油煎的滋滋的响,属于动物蛋白的香味几乎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。撒入些洁白的细盐,又将已经半成型的蛋翻了个面。
  闹铃的铃声适时的响起,房间里传出一阵响动,似是春雨的声音,风夹着雨,在拍打着树林中柔嫩的新叶,雨滴从树梢滴入泥土,给人带来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。这本是一般人用于助眠的音乐,却成了伍姑娘专属的闹钟铃声。
  梅花十三对此也曾有过质疑,在她眼里,闹钟就应该放她最喜欢的那首金属摇滚,在近乎暴力的强奸着耳朵的音乐声中惊醒,才能开始最清醒的一天。但她精准的生物钟让她失去了使用闹钟的机会,最终还是让伍姑娘在闹钟铃声这个问题上占了上风。
  “早”
  “早”
  蛋和白粥刚端上餐桌,瓷碗上印着的是素白的梅,与这简朴的早餐显得相得益彰。玻璃杯里早已倒上了温水,瓷盘上是两个爱心形的煎蛋。
  梅花十三有些不引人注意的红了脸,就算是做过许多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,彼此之间也是很熟悉了,但这样近乎大胆的表示自己的爱意,对她来讲也还是第一次。
  伍姑娘依旧穿着那件有些宽大的衬衫,这是她与她的那些卫衣一起购买的,打折特卖的廉价货。和她的那些卫衣一样,这个衣服上,也有个小小的七字。
  过于轻薄的衣料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显得的有些透明,歪歪斜斜的衣领,露出了半个圆润的肩膀,衬衫的底下连内衣都没穿,可以看见些胸部的曲线。仅仅是在属于她们的家里,伍姑娘才会露出这般模样。
  “但她这副模样,也太不设防了些吧”梅花十三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。
  伍姑娘打了个呵欠,有些懒洋洋的坐在梅花十三面前,显然是一副没睡够的样子。她看了看煎蛋,意味深长的看了梅花十三一眼,倒也没说什么。
  一如既往的,除了筷子与碗的碰撞声,就是琐碎的,毫无意义的谈话,安静又温暖的日常,如同往日一般重复着。梅花十三有些庆幸,却在内心的某个角落,留着小小的失落感。
  伍六七飞快的吃完了她碗里的饭,连黏在在碗壁是最后一粒米都吃掉了。她没有急着将自己的碗筷放到碗池,而是走到了梅花十三的身边,低了头,在她的左脸颊上印了个吻。
  “早安吻而已”少女这样辩解着,却悄悄红了耳根。
  今天份的吻,有着七分熟的煎蛋的味道。

  伍姑娘是大保健发廊的高级发型总监,说是这么说,其实大保健发廊,也只有她一个发型师而已。当然,这只是她的表面身份,她的真实身份,其实是个刺客,大保健发廊的老板,则是她的刺客经纪人。
  不过,在同为刺客的梅花十三看来,她的理发手艺,要比刺杀的手艺好了太多太多。当然,这是在她稳定发挥的情况下,在她不专心的时候,把自己的头发交到她手里,简直是一种冒险。
  梅花十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刘海,心有余悸的打了个寒颤。

  暮色四合,夕阳的光照入了屋内,带着漂亮的橘红色,天边的云朵红的像是燃烧起来一样。
  梅花十三进了卧室,看见的,是蜷缩成一团的伍姑娘。漂亮的脚趾紧紧的蜷缩着,她裹着薄薄的被子,抱着自己的小腿,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球。
  屋内连风扇都没开,伍姑娘身上都是黏黏腻腻的汗,暑气蒸的她有些头晕,她半闭着眼睛靠在梅花十三的身上,不似往日一般活泼,看起来有点像一株蔫了的小草。她眉头紧皱,牙齿咬着下唇,像是在忍耐什么。
  “痛经?”
  伍姑娘点了点头,算是一种无声的承认。
  她的手抚上少女的小腹,也许是因为和她在一起后改善了伙食,少女的小腹摸起来多了一点点赘肉,软软的。
  虽然只是安抚性质的抚摸,并没有实质的效果,但是伍姑娘感觉,似乎小腹的疼痛减轻了些。就算是夏日,她也能清楚感受到梅花十三掌心的温度。伍姑娘半眯着眼睛,假模假样的抱怨到
  “梅小姐,虽然我们很熟,但是你这样我还是要告你性骚扰的”
  “那我去给你煮红糖水”
  “别……再待会儿”
  简直像是无赖一样的话语,但是,却又令这个傍晚显得有些甜蜜。
  接下来的话就有些模模糊糊,分辨不清了,随口吐出的是毫无意义的音节,有点像被顺毛的猫儿在打着呼噜,表示着喜爱与安心。她的长发披散开来,如同墨一般的黑。
  伍姑娘的头枕在梅花十三的膝盖上,她握了梅花十三的另一只手,轻轻的亲了她光洁的手背。
  “欢迎回家”

  她并不知道是何时喜欢上伍姑娘的,等到发现的时候,也早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。
  所谓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情深”,也许就是这样的吧。
  也许是某次被少女不正经的告白打动,神使鬼差般答应了她,也许是某次午夜梦回,匆匆略过的记忆碎片中,只有她的脸是清晰的,也许,就是在那次王子的攻击中,她推开了自己,仅此而已。
  当她们意识到“爱”的时候,她们早已牵起彼此的手,共同走了一段漫长的路了。

  “光凭你可是拦不住我的”
  “我知道”
  本来是听说斯坦国的人过来追杀少女,本来是来帮助她,没曾想遇见了这种情况。
  面前的少女瞳孔已变成赤红的颜色,那把碎裂的魔刀上覆盖着一层紫黑色的气。如果说平日的伍姑娘是漂亮的黑猫,这副模样应该是矫健的黑豹吧。
  如果放任现在的她出现在别人面前……大概会被当成怪物吧。她本没有错……只是因为这副模样,太容易招惹世人的恐惧与忌惮而已。
  这副模样,她也曾见过。
  在与斯坦国王子的那场对战中,正是这种状态下的伍姑娘扭转了战局。
  身为同一个人,她却与伍姑娘有着不同的气质。伍姑娘身上天然的有着一股亲和力,她却凌厉,冷酷,而又傲气,周身萦绕着凝练的,如同实体一般的杀气。
  但她的眼神里,却透着几分迷茫,但,看她的眼神里,却透着几分哀伤与质问。
  如同那次一样的,记忆混乱的伍姑娘将她看成了某个人。某个,对她来讲很重要的人。
  手中的刀微微的颤抖,心中无法抑制的出现恐惧感,过大的实力差足以让这场对峙变成单方面的虐杀。周身满是人类的肢体与机械的残骸,就算是见惯了死人的她,刚见到这副场面时,也稍微出现了一些眩晕感。
  本应该立刻逃跑,不去想以后的事,只需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好,但,不想让清醒以后的伍姑娘后悔,也不想让自己后悔。
  身上的感官无限放大,连同痛觉亦然,恐惧被与强敌对战的兴奋感压下,气在身边造出一层风压,旗袍的下摆被风吹起。
  她弃了刀,没有用下杀招,她仅仅想制服眼前的人,但,柒的速度,太快了。一击挥空,无需眼睛确认,她向着身侧打出一掌。
  “打中了”
  还未来得及欣喜,寒光一闪,刀刃的轨迹几乎用肉眼无法察觉,直觉反应令她往后退了半步,刀刃仅是划断了她的几缕发丝,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口子。
  暗影刺客稍微有些意外,却并未停手,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让她倒退几步被抵到了墙上。这时,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她肩膀已经被那把魔刀刺穿,血顺着刀刃滴到了地上。
  要不是身后有一堵墙,她恐怕早已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长剑一寸一寸的抽出,连带着的,是暗红粘稠的血液,顺着刀刃滴下。恍惚间,她几乎觉得自己听见了血液从伤口流出的声音。
  然后,是一个,温暖的,带着血腥气的拥抱,血将二人的衣服弄脏,肌肉的撕裂的疼痛感几乎让梅花十三呻吟出声,她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,几乎快要昏过去。
  可她仍是不愿放手,刺客有些不解……却也任由她抱着。这个怀抱太过温暖,温暖到,让她的眼角有些酸涩。
  眼前的景象不断变换,面前之人的脸不再与记忆中的背叛者相叠。入坠云雾的错乱感渐渐散去,眼眸从红色转为黑色。她的手垂下,刀刃开始沿着裂纹碎裂。
  又是那种熟悉的,即将陷入沉睡的感觉,暗影刺客却并未觉得不安,像是承认了某些东西一样,她小心翼翼的抱住了女刺客。
  最强的刺客放弃了杀戮 ,在爱人的怀抱中陷入了沉眠。

评论(4)

热度(47)

  1. 昨夜星辰十一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