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

希望有一天能产出好吃的粮

遗忘

  一
  “我好像,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”
  伍六七看向鸡太保,他的面前是碗温热的汤面,周围是嘈杂的人群,耳边传来的是烂俗的歌曲声。他还穿着平时那件卫衣,腰稍微有些弯,右手把玩着剪刀,眼眶上有着大大的黑眼圈,给人一种不怎么精神的感觉,这与他说话时的严肃口气形成一种奇妙的违和感。
  “阿七啊,我知道你有失忆症,这件事你不用说了”
  “只要你赚够钱,就能治好你的失忆了”
  “不是那个,是最近发生的事”
  他的房间里无缘无故多了许多尺码比他小一号的衣服。他藏在床底下的魔刀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模一样的一把,刀身上的裂痕与刀上的诡异花纹全都一模一样。
  最重要的是,他的记忆出现了一丝违和感。明明是最普通的日子……但是记忆深处,似乎总有什么东西提醒他。就如同公主厚厚被子下的那粒蚕豆,乐曲中那个不和谐的休止符一样,让他感觉到某些异样的东西。
  “阿七啊,你最近又没有撞到脑子”
  “多了几件尺码不对的衣服说不定是你买错了啊”
  “鬼知道你那把刀是不是街边的廉价刀,量产那种。说不定是哪天你上街顺手带回来的”
  “别自己吓自己啦”
  “老板,结账”
  鸡太保伸出鸡翅拍了拍伍六七的肩头。
  “今天给你放假一天,回家好好休息吧”
  二
  "我回来了"
  没人应答他,当然没人。桌子上的遥控板还在他出门时放的那个位置,屋内冷冷清清的,一丝有人的感觉都没有。洗衣机发出滴滴滴的响声,阳光从窗外照入,金色的光线照亮了屋内……并没有其他人。
  他静静的躺在床上,阳光照的他有些疲乏,他眯着眼睛想“要不睡个回笼觉吧”
  手机的闹钟适时的响起,他有些手忙脚乱的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。这是江主任给他当一份礼物,虽然是一个不太先进的机型,好在性能还算不错,也算是他少有的高科技产品。
  他按下了一下电源,屏幕亮起,映出了他有些震惊的脸。
  手机的屏保上……赫然是他自己的照片。
  照片是“自己的睡颜”,被子有些凌乱,由于穿着宽松的短裤,露出了半截白大腿,有一撮头发微微的翘起。拍的并不是很好,甚至有部分地方看起来有些模模糊糊的。可这……到底是谁给自己拍的。
  伍六七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,脑子里却没有半点与此相关的信息,且不说他没有可以做出这种亲密行为的人,更别说这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。
  他的记忆似乎出现了断层,明明是与平日的生活毫无二般的日常,但是却回忆不起该有的细节,就像雾里看花,影影绰绰,模糊不清。就如同蹩脚的文字游戏,字里行间都吐露着矛盾的气息。
  如果是之前的失忆是如同被水洗过一样,毫无留存,那这次的记忆则如同被替换掉一样,虽然伪装的并不高明,让他看见了半截兔子的尾巴。
  他仔细又看了一次照片,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  照片上的并不是自己,要说的话,就是与自己外貌相同的某人。他的头发比自己的短了不少,即使是在梦里,他也会皱起眉头,好像在忧虑着什么。
  他眨了眨眼睛……屏幕上的照片突然变得模糊,扭曲,然后锁屏上显示的,就是普通的默认桌面了。
  “这到底是……怎么回事”他喃喃自语
  二
  冰凉的剑在手中微微发抖,紫色花纹,碎裂的刀身……这就是那把魔刀——千刃了。
  虽然他失去了那天的部分记忆,但是听鸡太保曾讲过一些,他是如何击败斯坦国王子的。他说自己当时似乎有一身的武艺,只用一刀就讲王子最后的杀器破坏了。
  他说自己当时眼神赤红,还揽住了那名女刺客,她的脸红的像三月的桃花一样。
  “就像,换了个人一样”
  但伍六七丝毫没有印象,他只记得他用剪刀贯穿了王子的心脏,也贯穿了自己的胸膛。小飞机飞到他胸口上下扑腾了几下,疼的他直抽气
  他想着“别蹦了别蹦了,你变身把我送去神医那可能还有点用”,但是他一开口,就感受到有些血沫子从气管处呛上来,他只好不再开口 。
  血液渐渐流出身体,衣服被染成血红色,痛感渐渐的迟钝起来,不用看就知道,胸口那块肯定破了一个大洞。就算是地摊上的批发货,这也让伍六七有些心疼。
  这次任务应该是成功了吧。算上大春的积蓄和江主任的八十八块,今天应该不用吃泡面了。越是这种情况下,他越是会想些无关紧要的东西。体温渐渐的流失……明明是夏日,却感受到了一丝寒意。
  体温没有再低下去,他看了看努力的小飞鸡以及自己胸口不断泛起的绿色光圈,无声的笑了笑,意识陷入了黑暗。
  那就是他对这件事所保留的全部记忆了。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那里还残留着淡淡的,粉红色的疤痕。
  他曾尝试再向千刃注入气,但是它毫无反应,就像一把最普通的刀一样。沉默着拒绝了他。
  他也曾想过,过去的自己应该是怎么样的。
  “他应该很沉默寡言,但是有点细心,面瘫的很,几乎不会露出类似于愉快或者哭泣这类的表情。”
  他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影,他的衣服上有着和令牌上相同的花纹,手上着的,也是这把魔刀。他站在血泊里 ,刀尖在往下滴着血,明明是有些可怕的场景,他却无端端的想抱抱少年。
  少年转身离开,像是没有看见伍六七一样。伍六七想喊住他……然后他才想起,自己并不知道少年的名字。
  三
  “原来……是个梦”
  地上有着一张超市的小票,伍六七有些漫不经心的捡起,准备丢进垃圾桶里,却突然发现
  上面的消费记录,似乎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“xxx牌漱口杯”两个“xxx牌毛巾”两个……几乎所有的日用品都买了两份。
  “看来自己的确是忘了某个人”
  那为什么……想不起来了。
  他所没有发现的是,他房间内属于另一个人留下的痕迹在慢慢消失。
  桌子上放着的两把魔刀,有一把正在逐渐变得透明,然后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里。
  他脑子里有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场景。在一场大雨中,他紧紧的抱住了某个少年,那种感觉太过真实,以至于他似乎都能闻到雨水的味道。
  少年抬起头,如他所料的一般,他就是过去的“自己”。
  为什么会出现两把魔刀……那是因为,他遇见的也是“自己”,而且是更为年轻的自己。
  所以他才会能这么准确的想象出过去自己的性格,因为他们居住在一起,他对少年的性格非常熟悉。至于照片,只有可能是自己偷偷拍下的,少年的照片。
  自己是不会同自己相遇的……那么他遇到了自己,只能说是世界的规则出现了漏洞。至于自己记忆的那些不正常的地方……也许就是维修漏洞时所必要的措施所导致的。
  卧室内的光线突然明亮了起来,紫衣的少年刺客出现在他狭小的卧室中。他的手放在刀柄上,一副戒备的样子。在看见伍六七后,他的神情缓和了下来,如同被驯服的野兽露出自己柔软的肚皮一样。
  大量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中,如同魔法失效一般,所有曾消失的物品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如同一切都未曾改变。那些日子只不过是一个幻梦。
  他身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,少年犹豫了一会儿,说了一句
  “我回来了”
  “欢迎回来”
  他拥抱住了少年,少年的头发上有着青草和雨的气味。也许是因为不习惯这样亲近的行为,他的身体稍微有些僵硬,但是却并没有表达出类似反抗的意思。
  他想着
  “我赢了”

评论(4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