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

希望有一天能产出好吃的粮

韶华(武华gl)

  一.
  林潇曾见过一位华山弟子。
  彼时她尚年幼,吵着闹着跟着师兄一起上华山拜见。师兄们坳不过她,把她裹成了一个白团子,才把她带上华山。
  华山的天空蓝的近乎发白,她的小脸冻得通红,风凌厉的像刀子一般刮的她生疼。她天生体弱,气血不足,纵使把棉衣裹的紧紧的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。雪纷纷扬扬的飘落,落在她裸露的皮肤上。
  她朝手上哈了口气,只带来了转瞬即逝的温暖。她偷偷跺跺脚,心里暗暗期待着早些回去。
  有个雪球丢在她背上,她看见一个华山的小姑娘躲在树后,偷偷向她招了招手。她仅裹着一件朴素的外袍,可一点怕冷的样子都没看出来。
  林潇想起师兄们曾对她说“不要随便跟华山人走”,还有“不要单独和华山的人在一起”可最终还是抵不过好奇心,她犹豫的跟了上去。
  雪地上是极其难走的,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一脚下去就是一个坑。她们抄的是近路,两个小人儿,就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的艰难的行走着。
  路的终点是厨房,她们穿过一排排锅子,各种味道交织在一起。那位华山小女孩径直走到一口还冒着热气的锅前,灶下的火烧的正旺,一掀开锅盖,里面的热气全部都飘散了出来。那女孩踮起脚,给她舀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。
  “这是……”
  “胡辣汤,喝了以后就不会冷了”
  她愣愣的喝了一口,胡椒的呛人劲儿让她冒了些眼泪,暖流从胃流到全身,整个身体都温暖了起来,身上热的冒了些细细的汗。
  “如何,好喝吗”
  “这是我们高师姐做的,以后我也要做的像她那么好”
  “好喝……”
  她刚想开口问她的姓名,却听见门外有师兄门吵闹的声音,看来是发现她不在那了。那个小华山见状眨了眨眼,从窗户偷偷溜了出去。
  “别告诉他们,是我带你来的哦”
  师兄们又找到了她,教训了半天之后,又讲她护在了身后,向着华山的弟子们赔礼道歉。只是关于这次的经历,她却是只字不提。
  只是后来,她去华山的次数愈发频繁了。
  她也知道了,那位华山弟子,姓白,名凤。
  二
  楚蔚刚入门的时候,就因为触犯门规被人告发了一次,掌门念其是初犯,罚他抄写经文五遍。还派了门中最严厉的小师姐来看着他抄写。
  派内大部分人都有些害怕这位小师姐。她天赋极佳,长的也好看,可是一整天独来独往,脸上不见半丝笑容。
  他坐在凳子上,旁边是上好的彩釉墨,他抄的手有些酸痛,偷偷放下了笔,看了看师姐的脸,还是没敢抱怨出声。
  一只飞鹰从窗外飞来,落在小师姐的小臂上。
  她摸了摸飞鹰的毛,那只鹰有些亲昵的啄啄她的手指。她从鹰脚上取下一封信,上面还用狂放不羁的字迹写着两个字,白凤。明明冷若冰霜的小师姐,在看到那封信时候,嘴角却微微弯起,如同冰雪融化了一般,路痴了一个淡淡的微笑
  他看着这个微笑,有些呆呆的想
  “师姐,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吗”
  他觉得,自己好像偶然间发现了小师姐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  其实他不知道,这封信上仅有短短的两行字
  “我找师姐学了胡辣汤的做法”
  “你什么时候过来试试”
  三.
  她们下山历练的时候,正逢元宵佳节,家家户户都在门口挂上了灯,行侠时总能看见抱着兔儿灯疯跑的小孩子。点香阁门口依旧热闹,无数的少侠争着抢着想见一见花魁,老鸨收钱收的眉开眼笑。又有几个人出来,其中有个人骄傲的说自己收到了花魁的河灯,惹来身旁之人羡慕的眼神。
  但,这份热闹与她无关,武当派内很少过这些节日,她自己也已经很久没过过花灯节了。林潇刚要离开此地,却措不及防的被人从身后抱住。
  “要不要一起去看花灯”
  白凤穿了身大红的裙子,笑吟吟的站在林潇身后。大红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,裙下的小腿笔直又修长,微微露出一点圆润的肩膀。这是林啸第一次看见她穿上华山弟子服以外的衣服。
  林潇倒是一如既然穿着一身道袍,除了脖颈之外再不见露半分肌肤,背后也依旧背着那个沉重的剑匣。白凤皱皱眉头从怀里掏出一盒口脂,指尖点了些许轻抹在林潇月唇上,后退几步看看了效果点了点头。
  那一抹淡红为林啸那张素来没什么表情的脸添上了几分颜色,让她整张脸都多了些生气,不再像那样冷冰冰的。
  少女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唇瓣,如同一只蝴蝶飞过,却让她心生猗涟。不知为何,面对白凤的目光,她稍微有些不自在的偏了偏头。十指紧扣,扰乱了她的心。
  夜晚的金陵,显得比白日热闹了不少。处处张灯结彩 ,洋溢着一种喜庆的氛围。往日深居闺阁的大家闺秀们也纷纷走出了家门,期待能遇见心悦的少年郎。街边的小贩热情的招揽客人,天上飘了几盏明亮的孔明灯,寄予着放灯人对于新一年的期望。
  她们没有什么目的,只是随意的逛了逛,也许是节日的气氛太过浓厚。连林潇都难得的多话了起来。白凤买了枝百合,小心翼翼的别在了林潇的头上。
  白凤在河中放了几盏河灯。小小的荷花灯,在水中摇摇晃晃的,却也不见沉下去。白凤闭上眼睛,小声的说着自己的心愿,她微微闭上眼睛,嘴角勾出一抹明丽的微笑。
  灯火璀璨,却不及眼前人半分耀眼。
  走的有些倦了,她们就买了些酒在客栈的屋顶谈天。空气中飘散着美酒冷冽的气息,夜风微凉,看着白凤仅穿着一袭单衣。林潇想了想,将白凤揽进了怀里,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。
  “别动”
  “这样就不会冷了”
  明明在五派秘闻中,酒量最好的就属华山弟子。白凤却醉的很快,连半坛子酒都未喝完,她就隐隐有些头晕了。她把头靠在林潇的肩上,侧头看着林潇优美的脖颈弧度,突然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。
  夜已渐深,虽然酒还没喝完,林潇便已决定把白凤带回房间。醉倒的白凤看起来倒也乖巧,不吵不闹的跟在林潇的身后就入了房间。
  本来醉醺醺的人在进门后却将她抵在了墙上,肌肤滚烫衣衫凌乱,眼里不再是往日的清明。她近乎是粗暴的扯开了林潇的衣物,把腿挤进林潇的两腿之间,鼻息微微喷到林潇裸露的肌肤上 。从林潇的角度,可以看到她漂亮的蝴蝶骨。
  “道长,我喜欢你”
  这是为世俗所不容的喜欢,也只有借着醉意,她才敢将它宣诸于口。
  肌肤紧贴之间似有火焰燃起灼烧着她的理智。少女在耳边的低语撩拨的林潇心中有些痒痒的,嘴里有些发干。酒的后劲上来,血液中酒精似乎叫嚣着要把眼前的人拆吃入腹。
  但是林潇清楚的知道,这股冲动不是由酒引起的,或者说,不完全是因为酒引起的。
  白凤的眼睫毛上湿漉漉的,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汗水。她有些怜爱的亲吻了上去,轻轻的解开了她的腰带,白色的里衣无声地掉落在地上。少女的嘴唇柔软的像棉花一样,还盈盈的泛着一层水光,让她忍不住想多品尝几次这美妙的滋味。
  她想
  “我完了”
  少女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白的有些透明,她把头埋进白凤的肩窝里,轻轻嗅着她身上淡淡的冰雪气息。柔软的身躯上布有几块伤疤,却并不破坏整体的美感。
  林潇把白凤压倒床榻上,胸部抵着胸的快感让两人都发出一声谓叹。初尝情欲的两人都有些刹不住手,她的身体有些发软,大腿根处一片泥泞,脸也红到了耳根。就算之前的行动有多强势,本质上她仍只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。
  林潇倒是没停下手上的动作,修长的手指进出间带出些透明的粘液。
  白凤羞耻的不敢看她,可身体似乎背叛了她的想法,她脸色潮红,眼里全是情欲。一根手指能顺畅的行动之后,林潇又加上了一根手指。它碰到某个地方,激起白凤一声短促的呻吟,后背像炸毛的猫一样弓起 ,从未有过的快感让她脑子有些发昏,眼角不自觉的流下一点生理泪水。
  林潇把头低下,轻轻的笑笑
  “这可是,你自找的”
  四,
  不知何时,到了梅雨的季节。天地间都是一片湿气,让人的心情也不知不觉变得潮湿起来。
  她戴着斗笠走过大街小巷,看这江南的烟雨。青衣被雨水晕染出了初笋一样的颜色。街上的行人极少,偶见一过路女子,穿着一袭白衣,举着把素白的油纸伞,典型江南女子的相貌,温婉清丽,袅袅婷婷的走过,如一片流云,令人恍惚间以为误入了水墨画中。
  雨滴从屋顶落下,小茶炉内水正沸。瓷杯早已洗净,入手是光滑的触感,旁边还有把造型古朴紫砂壶。雪顶新茶凌厉的香气,令人精神一震。
  她摘下斗笠,如墨的黑发散下披在背后。她的怀中是一枝精细包装好的狼毫笔,是她带回的礼物。
  “回来了?”
  “嗯,回来了”

评论(2)

热度(28)